推广 热搜: 广西南宁  阻力油  机械  高德数控  规格齐全  PVC地板胶  重型纸箱包装  橡胶地板  扑克牌厂家  厂家直销 

门口迎宾,我就出了化妆室去大厅帮陈聪一起摆喜糖

   日期:2021-01-13     浏览:2    评论:0    
核心提示:快三点了,我们要在五点前赶到饭店。我一把把他推起来:速度!你的西装呢?医生平时白大褂里面都是休闲装,所以当我看见他扣上
  “快三点了,我们要在五点前赶到饭店。”

    我一把把他推起来:“速度!你的西装呢?”

    医生平时白大褂里面都是休闲装,所以当我看见他扣上衬衫袖扣,穿上熨好的西装后,心里大叹“捡到宝了,真的捡到宝了。”

    娘亲说,正装是最能检测一个人身材比例硬伤以及个人气场的着装。医生没有八块腹肌,但是胜在骨架匀称修长,平时注意锻炼身上没有赘肉……哎~我就喜欢腿长的。我一边乐孜孜地给他打领带,一边庆幸医院一般没什么穿正装的机会。

    “傻笑什么?”

    “我挑的领带漂亮啊。”宝石蓝多衬皮肤啊。

    “不应该是打红色的么?”

    “打红色你是打算去抢亲呢吧?”我拿开他搭在我腰上的手,“我要去变身了。”从包里抽出一个纸袋,在他不解的眼神里闪进卫生间。啧,医生穿得这么妖孽,我无论如何不能牛仔裤加T恤啊。我再次感慨娘亲的目光多么具有前瞻性,开学的时候我还觉得她往我的行李箱里加了件小礼服实在是多此一举。素皱锻的无袖连衣裙,白底,复古的花纹,亲妈就是亲妈啊~

    化妆是个技术活,我不在行,敷了张面膜了事。正在梳头发的时候,门外传来医生的声音:“你没事吧?”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卫生间,除了喝他的须后水中毒,我实在想不出还能怎么“有事”。头发盘好之后,我看着手里有点复杂的发梳为难,推开门,对着阳台说上晾衣服的人喊:“帮个忙。”

    医生转过身来,愣了一下,慢慢走过来。

    我清清嗓子,故作镇定:“还不错吧?”晃了下手里的发梳,“我看不见后面,帮我别一下。”往他手里一放,背过身。

    医生慢慢把发梳插进盘好的头发里,理了理周围的头发,然后在我的后脖子上,轻轻落了一个吻。

    我们到酒店的时候,新郎正陪着新娘在化妆间补妆。新郎翟杰之前聚餐的时候见过,算起来和我是校友,新娘子在药剂科工作。

    新郎调侃:“唉,找顾魏当伴郎实在是砸自己的招牌。到时候别人拍张照片传到网上——看到伴郎,新娘后悔了……”

    一旁盘头的新娘抿嘴笑笑没有说话,只是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两遍。

    顾魏一会儿要同新人一起去门口迎宾,我就出了化妆室去大厅帮陈聪一起摆喜糖。

    “弟妹,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

    我抬头看看花团锦簇的大厅,好像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可以开始考虑考虑了。”陈聪笑道,“这么好的小伙子,抓紧时间,免得夜长梦多。”

    我笑了笑,突然觉得有些怪怪的。

    我坐的这桌有一半是顾魏他们科的,免不了被调侃两句,众人正聊得欢,大厅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司仪上台。我下意识地向门口望了一眼,只看到顾魏匆匆消失的侧影。等到新郎新娘上了台,顾魏才从台侧小门出来,立在暗处。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