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广西南宁  阻力油  机械  高德数控  规格齐全  PVC地板胶  重型纸箱包装  橡胶地板  扑克牌厂家  厂家直销 

这擅离岗位的伴郎,应该罚酒的啊。”白面君不依不饶

   日期:2021-01-13     浏览:3    评论:0    
核心提示:身旁的陈聪突然啧了一声,蹙了下眉,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女士跟在顾魏后面出来,应该是伴娘,与他并肩而立。顾魏的目光远
   身旁的陈聪突然“啧”了一声,蹙了下眉,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女士跟在顾魏后面出来,应该是伴娘,与他并肩而立。

    顾魏的目光远远地向我们这边扫来,晃了一圈,又面无表情地转回了舞台上。

    我低声问陈聪:“怎么了?”

    他和护士长对视了一眼,淡淡地摇摇头:“没事。”

    舞台上新郎新娘正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互表忠心,舞台下的阴影里,顾魏颔着下巴,嘴巴抿起,脸上被灯光打得忽明忽暗看不清表情。我没来由地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种不对劲在新郎新娘敬酒敬到我们这桌的时候尤其明显。

    顾魏明显喝了酒,眼睛水汪汪的。陈聪和翟杰两家父母本就熟识,新人一过来,就被他拦住:“到了这桌,你喝一杯就走,说得过去么?”

    翟杰看了我一眼,对陈聪笑道:“你想怎么喝?”

    我正奇怪这新郎怎么这么听话,顾魏不动声色地站到我旁边。

    我看着他变红的耳朵,微微偏过头在他耳边小声问:“有没有先吃点东西垫垫胃?”

    顾魏夹起我碗里的半块南瓜饼放进嘴里:“没有。”

    他趁着陈聪劝酒的时候,把我碗里的东西全部清光。

    “嘿,伴郎干嘛呢?”斜对面一个面色很白的人叫道。

    顾魏走回新郎身边。

    “这擅离岗位的伴郎,应该罚酒的啊。”白面君不依不饶。

    然后——

    “行了,你们别闹他了,他已经喝得够多的了。”

    “哎呦~伴娘心疼了。”

    顾魏的脸冷了下来。

    陈聪看了对面一眼:“擅离岗位轮得到你罚么?”

    白面君立刻消音。

    我突然间,看出了些门道来。偏过头看顾魏他们离开,却正对上了伴娘的目光。最终只是礼貌地笑了笑,回过头来继续吃。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